重庆快乐十分

第七十一章、风流医生 白漓轻挑着一对好看的柳眉,平静的望着身前的男人,一字一句地问:「是这样吗?亲爱的安德烈……舅舅。」 一套耳熟能详的甜言蜜语,听在她的耳里,早已经屡见不鲜了,只是面对这风流的家伙,心里老觉得憋屈,这家伙还是这么爱处处留情阿…… 「小、小小白漓——」 听见熟悉不已的清冷嗓音,安得烈下意识地抬起了头,只一眼就吓得瞪出了双眼,一把将自己摔了个四脚朝天! 「碰!」 「唉唷喂呀!怎么会是妳?!」 修长的手指猛指着自己身前的女子,安德烈疑似惊吓过度,好看的尖下颚都快掉了下来,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方才远远就见到的美人背影,居然是这个腹黑无极限的女人! 雾*!他要是早点知道,肯定是闪的远远的了! 白漓摇头叹着无声的气,一对妖豔的美眸里,更透着几丝无语:都这么久了,这货还是一样,怕她怕得跟见了鬼似地,真没长进。 任宇凡顿住了敲打屏幕的手,咽着口水问:「这位……就是妳舅舅?」 他本还想跟某人报备状况,但这么看来,肯定是不用了。 白漓不太想认亲,面对任宇凡的询问也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,那看不见情绪的倾城容颜上却有几分无奈。 她转开了眸,在心中暗道:杰森那家伙,这会给她整出了个舅舅……下回,该不会还有亲戚要认吧? 「咳!」任宇凡有些尴尬的轻咳了声,转换了心情后才向安德烈的出了名片,并道:「幸会!敝姓任,本职是名律师,在朋友的介绍下到了帝大授课,是令姪女白漓的班主任。」 「对、对……我就是她舅舅……你好、你好!」 安德烈本就不太精于演戏,笨拙地搔搔着金髮点着头,一双碧眼更是游移不定,不敢直接对上任宇凡的眼睛,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,便露了马脚! 他本来只被安排在后方辅助而已,怎么也没想到,杰森这家伙会心血来潮大改剧本,把他推入火窟,他实在欲哭无泪啊! 「哎呀!安医生!这回勾搭对象成了年轻女孩了?」柜台里的成熟护士揶揄着说,似乎已经相当习惯安德烈的万种风情。 「咳!」 像是听见了什么可怕的言词,安德烈猛得被自己口水给噎着了! 他连忙顺了顺气,一把抓起了女护士的小手,深情地凝视着对方的眼睛,肉麻地说:「宝贝,别吃醋!那孩子不过只是我『远房亲戚』而已,怎能跟妳这样成熟的女人,做比拟呢?」 「死相!」女护士娇羞地打掉了那只鹹猪手,表示道:「你的下个患者,就是这位白姑娘!」 「我知道了!宝贝,妳辛苦了!啾……」眨起带着瘀青的右眼,安德烈伸出了两支修长的手指,自然地给了对方一个飞吻,展现着自己浑然天成的浪漫。 「……」被无视的白漓,粉唇一阵猛抽,对眼前男人将自己浑身演艺细胞,全用在了女人的身上,她实在非常无奈。 可是,玉不琢,不成器;人不磨,没长进!回头就让朵朵和杰森,磨练一下这家伙的演技吧! 「今天在学校遇上了个疯女人!否则,我怎么会来这种鸟地方跟一群废人呆在一起!」 孰悉的语气与无理的口气,很快地引起了白漓的注意,循声望去,那不远处的骨科门诊前,就站着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位紫髮女。 「大小姐,需要兄弟们去……」小太妹身旁的刀疤光头男,举起手对自己的脖子比划,阴狠狠地说:「替妳办了她?」 「不必了!」陈明雪挥了挥印上老鹰刺青的手,撇着嘴不屑地说:「丽丽的妈妈都处理好了!对方不过是个没钱没势的贫困生,不必这么大费周章!」 语落,便领着几名男子快速离去,并没发觉自己的言行已落入某些人的眼里。 「啧……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血气方刚的!」 安德烈显然也注意到这一幕,抵着自己好看的尖下颚,摇头叹道:「唉……想当年吶……」 「安……舅舅,你的脸?」白漓眉头一挑,无奈出声制止那正遥想当年的男人,避免透露了太多的情报。 闻声,安德烈瞬间垮了一张俊脸,抽着嘴、欲言又止着:「我、我们……还是进去说吧!」 想必案情不单纯,白漓眼中划过一抹玩味,勾着粉唇点了点头,就与全程静默的任宇凡,随着他走入医务室里。 安德烈的诊间,完全没有令人厌恶的消毒水味,反而,还有着一股独特的玫瑰香气…… 白漓手持特殊的花草茶,任由热气薰红了粉脸,搭着双腿泰然自若地坐在沙发上头,问:「你的伤?」 「妳知道的……」安德烈吃疼地抚摩着眼上的瘀青,开口就是一阵抱怨,骂:「就是那个暴力女的杰作!」 早就猜出了所以然的白漓,勾起淡笑,戏谑着说:「你们感情依旧不错啊。」 「谁要跟那暴力狂感情好了!」安德烈一听,就是一个着急地反驳,完全不顾在场还有个插不上嘴的外人在。 白漓默默地叹了口气道:「安舅舅,你要相信朵朵……舅妈啊!」 其实,若不是任务所需,她也不希望朵朵违背自己的心意,现在只希望这两人别因这件事而有隔阂才好。 「咳!」哀怨地伮着嘴,安德烈为转移这令自己感到尴尬的话题,而落实了「舅舅」的身分,狐疑地问:「小……姪女呀!听妳哥哥说,妳在学校被硫酸泼到背后了?」 白漓非常认真地对上那双蓝眼睛,点着头应道:「嗯,我在学校被霸凌了……」

第七十二章、阿尔瓦分支? 白漓望着安德烈,十分淡定地道:「嗯,我在学校『被霸凌』了。」 「噗——」 刚把热茶含入口中的安德烈,还没嚥下喉,就被眼前的女子给吓喷,一双诧异不已的碧色眼瞳,更像见鬼似地张得大开! 「……」任宇凡老早就闪得远远地,猛抽搐的嘴角,显得特别无言。 他总觉得,小白漓的这些「亲戚」们,在面对霸凌时的反应……都非常特别! 「没卫生。」差点就被波及到的白漓,甩了甩情急之下抓起的病历资料,便白了眼那浮夸的男人,满脸哀怨。 还好,经过杰森的洗礼,这回她有了先见之明! 「咳、咳、咳……妳、妳可要说好呀!被霸凌、跟霸凌人是不一样的啊!」 大惊失色的安德烈,猛捶着自己的胸口,本玩世不恭的俊容,难得透着几分认真。 他怎么也不相信,这女人会有被伤害的时候啊! 白漓一字一字地、非常清晰地说:「我、被、霸、凌、了。」 「神马——」 忙着收拾残局的安德烈,吞着口水,望着一旁默默点头的任宇凡,下一秒,他立刻向后摔了个踉跄,一副「我死都不相信」的表情! 「天呀!居然会有这样的救世主存在!赶紧让爷认识认识呀!」 安德烈双膝跪在了地上,双手交握着举向了天,眼角如奇蹟降临似地,泛起了水光,比某戏精还要夸张。 「……」抽了抽嘴角,白漓对自己这些没个正经的「亲戚」们,实在无言以对。 这些人……能不能别那么浮夸啊? 「踏……踏……」 无视地上那获得救赎的男人,她自逕走向病床边,解开衬衫最下方的两颗扣子,準备让安德烈检查。 「先拉起帘子!」 她是一脸平静,但任宇凡却十分紧张。 微挑了挑一对好看的柳眉,白漓对男人突来的慌张,不禁好奇了起来。 「碰!」 「唉唷!」 没弄明白任宇凡为什么紧张,她倒是先踹了那还跪在地上、啜泣着的男人,示意他赶紧滚过来。 「刷——」 安德烈这才揉着后腿,哀怨地噘着小嘴,履行着自己的职务。 将腰部的衣摆掀开,白漓露出了自己的盈盈柳腰,平静的趴在白色病床上,等待某个风流医生的检查结果。 安虽然二,但那一身的医术天赋,真不是概的! 「啧!」 不屑的撇了撇嘴,安德烈鄙视着说:「哪个医生那么白痴?他们不知道一般药物对妳跟本没效吗?」 「没效?」任宇凡淡雅的嗓音,随即从帘子外头响起:「这是什么意思?」 无奈的抽着粉唇,白漓与得意忘形的男人对视了眼,让他赶紧解释。 「呃……」 安德烈搔了搔头,企图以自身专业的本领,试图转化眼前的危机,紧张地道:「我是说,因为小姪女的体质比较特殊,有些药品,在她身上效果不显注……嘿嘿……」 「哦,原来如此。」点了点头,任宇凡不再多问,便继续忙活着。 抽了抽嘴角,白漓默默地在心头叹了口气:算了……也只有这样才解释的通了。 「安舅舅,我的『糖』要没了。」阖上双眼作休息,白漓若有所指地道,她相信跟自己多年的安,会明白的。 果然,安德烈很快地就反应了过来,有些生涩地说:「好、好!等会便给妳!」 说实话,他怎么样都无法适应,做眼前这丫头的「舅舅」阿! 外头,忙着跟某个老男人报备的任宇凡,很单纯的认为,白漓与一般女孩子一样,只是在跟「长辈」撒娇而已,并没有怀疑。 殊不知,这样的想法,使得正要替白漓取下表皮组织的安德烈,不自觉地抖了身子,差点没把刀子给抓稳! 「……」 「……」 撇了眼欲哭无泪的男人,白漓有些怪罪安德烈的不正经,差点就割到她细皮嫩肉了肌肤。 搔了搔头,安德烈无辜地噘起了嘴,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,心里突然一个发毛,大打了个冷颤! 吞了吞口水,安德烈赶忙转移话题说:「话说,是谁那么大胆,敢『霸凌』妳呀?」 白漓不以为意地道:「刚刚那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女子,便是其中一个。」 「蛤?就是那个没胸没脑又没气质的女人?连妳一根头髮都能妥妥秒杀的白痴?」安德烈拧起了剑眉,不敢置信。 「你把我和她比较?」起了身的白漓,有些戏谑地与他对视着。 「嘿嘿……」安德烈身躯一缩,连忙讨好道:「我是说,那个有眼不识小白漓的笨女孩!」 白漓藉机探听惦记许久的情报,问:「任老师,陈明雪是什么人?她……感觉……很可怕。」 听着白漓委婉的说词,正在开诊断证明的安德烈,不自觉地猛抽搐着嘴角,在心里吐朝着说:妳堂堂阿尔瓦大小姐,会害怕一个名不见经传地小太妹……开神马玩笑! 「妳会害怕也正常……」 任宇凡不疑有它,严肃地叮咛着:「陈明雪家里不是什么正派人士,妳以后见到她,就离远些,她们很危险的!」 「噗哧!咳……」 一翻严肃的提醒,让安德烈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,在白漓的是一下,他才强忍着笑意、摀住自己不安分的嘴,不敢打岔。 白漓白了他一眼,故作害怕地接问:「难道会是黑社会吗?」 「恩,还是国外来头不小的帮派。」任宇凡淡淡的点了点头,十分认真。 「阿……什么瓦?」她试探着。 「嗯?妳如何知晓?」任宇凡不禁疑惑了起来,拧没问道:「是谁跟妳说的吗?」 白漓并不慌张,淡淡的说:「之前在U.W.时,听见你们提起的。」 「炎昊交代不能让妳知道的,我们真是太不小心了。」 任宇凡暗自怪罪着自己,眼底划过一道犀利的冷意,表示:「陈明雪,就是阿尔瓦的『分支』大小姐。」 「咳!」 「……」 白漓顿时是无言以对,与瞪大双眼的安德烈,很有默契地相视了一眼! 他们怎么从来都不知道,阿尔瓦还有开连锁分店? 「叩叩叩——」 随着一阵敲门声响起,这份疑问便被挤人隐藏在心中,三抹修长的身影,从被拉开的门缓缓走了进来。 「如何?」挂心不已的黎炎昊,率先开了口。 从帘子里走出的安德烈,点头淡道:「副院长。」 「这位就是安医生。」 闵少淇的声音?他是这医院的副院长? 白漓躲在帘子内,看不到人却认出了声音,不禁怪罪自己把安德烈安排在这! 「你就是丫头的舅舅吧!」 对上了安德烈的一双碧瞳,黎炎昊十分有礼地说:「幸会!我们是她朋友……请问,她的伤势如何?」 「呵、呵……你好!我们家小……姪女,拖你们照顾了!」 男人那双深邃的黑眸,让安德烈甚感不安,彷彿自己就要被看透了,紧张地应着:「她的伤没大碍!连个伤口都……呃,我是说,这孩子体质特殊,伤口比较不明显!」 「体质特殊?」黎炎昊拧着一双浓黑的剑眉,追根究柢。 「是啊……」缩着身子,安德烈继续接口:「先天就这样了……嘿嘿……」 抬起了细緻的小爪,白漓扶着自己圆润的额头,摇头叹着无声的气:她就知道会这样……以安德烈的演技要对付那人果然还是太勉强了! 「是什么样的特殊……」 「刷——」 为此,她毫不犹豫地拉开的帘子,转移了几人的注意与黎炎昊的审问。 老练的白漓,晃到男人身旁,与那双诱人的眸对视。 众人还不解她的行为,她以伸手扯着黎炎昊的衣角,故作娇态道:「黎叔叔,我累了。」 黎炎昊身躯一震,不知要喜、还是要惊,十分享受这一刻。

重庆快乐十分第七十三章、午夜红衣女 是夜,一个月黑风高的夜。 浓重的夜色,如腐烂尸体上那流出的黑血,蜿蜒覆盖了天与地。 如弓般的弯月,散发着一抹冰冷的白光,让那本就漆黑无边的天空,增添了许多哀凄。 「啪滋!」 深夜里的白帝城,只有几盏超商的灯光,以及不停闪烁的路灯,连一只人影也看不见,伸手不见五指的街道,染上了的怨气,惹得未入睡的人们心惊胆颤。 高大的建筑物,被黑暗模糊掉棱角,远远看去,似血肉模糊的脸孔,无声地咆哮,暗淡的光线,仿佛是女人眼角的泪,不停地凄诉着心里的怨,有些骇人! 「呼——」 突然间,一层诡异的白雾,瞬间覆盖了整个白帝城,描绘着身不由己的宿命,让整个夜晚迅速土崩瓦解! 淅沥的雨下在黑夜裏,所有东西都很潮湿,树木和泥土的皮肤,开始如溃烂一般,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味。 「啊呜——呜汪汪——」 「沙……沙……沙……」 路上的野狗开始狂吠,哭泣的鬼影无路可逃,独留雾里的黑影,绝望地撕破了夜! 浓雾里,凭空出现在地面的影子,就像人的身影…… 是女人的身影! 「还……给……我……」 一片苍白之中,突然晃出了一个红色的影子,诡异的声音也接着迴荡在哀怨里,潮湿的黑长髮披散在女人身后,白皙的手里,握着一把诡异的红纸伞。 不! 不是白皙的手,是被烧得焦黑的掌! 浓液与血水,从残黑的皮肤里渗透而出,几段白色手骨,若隐若现! 「踏……踏……」 女人裸着双足,彷彿踏在充满残尸的路面般,不停地摇晃着身躯,一踏一踏地踩着湿漉漉的地! 祂的脸庞烧得残黑,肌肉更向下收缩着,唇边还有着大大的裂痕,延伸至两颊,犹如传闻中的裂口女般,面目狰狞! 喉咙裏的舌根,拼命地伸出嘴巴,两个犹如黑洞的眼眶,撑得很开,却无神地盯着前方,或者更远的地方! 「还……给我……或者,来陪我?哈哈哈——」 女人突然裂嘴而笑,笑得诡异而猖獗,毛骨悚然的声音,迴荡在一片苍白之中。 「轰——」 天空中闪出一道诡异的闪电,划破这充满怨念的黑夜,凛冽的风夹带着雨点,呼啸而过,女人的影子瞬间被映在了地面上,令人不寒而栗! 停留在树枝上的乌鸦惊起,扑棱着翅膀消失在这月光下,闪电逐渐平息,浓雾也散了开来,方才的女人居然消失无蹤,隐没在这夜色之中。 可是,好像有很轻细的声音,在隐约处幽幽响起,蕩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街道上…… 「呜……」 黑暗而遥远的角落,传来了轻微的呢喃声,如半流质地蜿蜒淤绕,轮廓被洗刷,只留薄薄的一层,像极了死人的皮肤。 「唔……」 一名身材窈窕的红衫女子,赤裸着烧得残黑的双足,抬头望向眼前的富家宅邸,呢喃道:「应该是这了……」 微湿的黑长髮,如瀑布般倾泻而下,焦黑而残缺不堪的手,甩着一把已收合的红纸伞,十分惬意。 「刷!」突然间,一道黑影闪身而过,落在她身旁说:「一切皆收拾好了!」 黑衣男子取下了脸上的红色面具,才让人看清他的真面目,稚嫩的脸庞上,没有任何感情,犹如机器却有着对女子的敬意。 「夜狐,辛苦了……可否有人见着?」女子难得温柔地问着。 「回漓爷!」夜狐没有抬头,恭敬的报备着:「一共四人见着,其中一名学生,成功拍下了画面。」 是的,这名三经半夜不睡觉,跑出来吓人的女人,正是白漓。 几个时辰前,计谋得逞的她,成功地替安德烈,避开了某个老男人的试探,一回到家中,就涂涂抹抹地将自己打扮了成,这副人不人、鬼不鬼的模样…… 连她自己都觉得可怕! 「不错,让亚瑟去追蹤那学生,你早些回去,帮他们应付黎炎昊吧。」 女鬼白漓勾着淡笑,可脸上的裂痕,却让这笑容显得诡异,她并不在意,只说:「这伞你帮我带回去,我进去了。」 「是!祝您武运昌荣!」夜狐戏谑一笑,一点也不关心屋里人们的安危。 噘起了嘴角,女鬼白漓有些无辜地说:「唔,都说不是去杀人的……」 夜狐一楞,赶紧纠正道:「咳!祝您『摔断了腿』!」 女鬼白漓这才笑着点头,随后便瞬身闪入了宅院里,隐身在大树之上…… 前方半开的落地窗里,透着明亮的灯光,点缀着这漆黑而诡谲的夜,她平静的望向屋中人影,易容过后的脸庞,渐渐扬起一抹戏谑的冷意。 「呵呵呵……麻府啊……」 女鬼白漓眸光一凝,冷冷地说:「我来了,妳準备好了?」 「轰——」 天空再次划下一道极雷,半晌后,天地才回归了平静,而那树上的红影也消失无蹤! ------------- *杰森的教学小教室* 作者:亲爱的!还不赶紧出来服务大众? 杰森:嗨嗨!亲爱影迷们,想爷不?(飞吻) 作者:得了,还不解释下,夜狐方才那句『摔断了腿』的意思? 杰森:身为爷的再生父母,妳肿么那么笨!(挖鼻孔) 小白白:再吵,没你戏份。 杰森:所谓的『摔断了腿』,是外国人,在表演前,鼓励表演者的用语哦!(正经) 作者:这样大家都学会了吗?(奸笑) 众人:是! 杰森:那么下次见!啾咪!

文章标签: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。

版权声明: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dzwls.com/index.php/post/8462.html重庆快乐十分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推荐阅读

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 中华康网—关注生活,关注健康! 秒速时时彩-秒速时时彩计划-秒速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pk10开奖记录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pk10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历史记录 pk10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