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庆快乐十分

第六十八章、顶尖奇葩 「人从天堂坠入地狱时的表情,很美啊。」 白漓若无其事地抛下了这句话,便噘着红润的小嘴,依依不捨地端详着手上这后一颗糖球,完全无视众人那瞪大的双眼。 「这……」 反观黎炎昊,那性感的薄唇边却勾勒了万分纵容,眼带柔情地凝视着那缩在沙发上的小身影,这样看来,这次是他担心太多了。 「唉!又一群迷了途的老百姓啊……」 耸肩摇头的杰森,正有感而发着,然,歪着头的段思思却眨着大眼,怯生生地向他问道:「大白是在拍《乞丐故事》吗?」 「咦?那不是微博上最感人的文章吗?」持着手帕拭泪的叶羽宁,哽着声音说:「也不知道最后男主角是不是找到儿时的那个女孩了……」 「是阿!因为某些富豪的赞助就快杀青啰!」露着一口白牙应着声的杰森,若有所思地淡瞟了眼在场众人一眼,暗示道:「好像是圣诞节当天同步上映,到时『那人』肯定会碰上大批媒体採访的吧!」 「真的吗?」段思思并没听出璇外之音,兴奋地问:「什么时候上映,我们会一起去看!」 白漓舔吮着指尖,静静聆听着几人的对话,恍然想起这名词,好像正是杰森在去年年初接到的剧本…… 她本来还被拖去当女主角,可是,她对那种哭哭啼啼的戏码实在没辙,便毫不犹豫地回绝了。 「用不着那么麻烦!妳们想看就找小白白,她那都会有第一手的新片!」一面对铁粉,杰森是止不住灿烂笑容,毫不犹豫地又供出了情报来。 「小白!能不能传给我?拜託!」段思思睁着一双闪亮大眼,双手合十地向那抽着嘴角的人儿祈求着。 宛若小动物的可爱模样,惹得白漓有些不忍心拒绝,不自觉地抬手欲戳揉她那小脑袋瓜、顺顺她的毛,却总是有个不识趣的家伙,老爱打断这种难得的时刻! 「唉!那娃是不看感人电影的……」 一脸无奈的杰森,毫不犹豫地又多补了几刀,说:「她从小就讨厌这种哭哭啼啼的戏码,只是要感人的影集一盖不接受滴!」 白漓赶忙缩回了小手,有些意外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,她撇了撇嘴、白了眼老爱与自己做对的男人,便像宣洩似地啃起了苹果,暗想:蠢货森,居然免费提供情报给别人! 黎炎昊忽然眼神有些複杂,眉宇之间,皱起了一抹困惑,叶无歌好似明白这份心情,开口替他询问着:「嗯?真的吗?难不成小白漓和我一样是性情中人呀! 「单纯不喜欢罢了。」转过了头,白漓应得平静,事实上,她不是不喜欢,而是因为不知从何时开始,这双眼便已不再掉泪;而这颗心更不曾感动过…… 「阿若——要开拍了,你还在跟谁谈情说爱!」 突然从屏幕中传来的嗓音,让本置身事外的她不禁顿住了身,粉嫩的小嘴边也正可疑的抽搐着! 怎么连那家伙都在?这两人凑在一起肯定没好事的啊! 果然,杰森立刻一个转头、对门口大喊道:「你丫的才在说爱!爷可是在跟咱家的小白白大人请安滴!」 「小白漓!她在哪?也让爷看看,这都过了大半个月没见了,都要想死爷了!」粗糙的男性喉音里,满是亢奋的心情, 「没门!赶紧上场吧你!」画面中的杰森,一把抄起身后的抱枕,往门口砸了过去,随后,他立刻挂起了灿笑,回过头、挥着手说:「那爷要继续我的乞丐生活了,我们家小白白就麻烦你们多多照顾了!」 白漓完全没有不捨,反而大鬆了口气,她没说话,可黎炎昊却十分诚恳地向杰森保证道:「应该的。」 挑着眉头的杰森,不禁也感到几分玩味,转起了大眼便勾着贼笑地说:「对了!小白白,妳们运动会时爷会到场滴!」 「运动会?」这下是换白漓困惑了,歪头问:「那是什么?」 任宇凡回应道:「学校四十周年的生日,在放完连假之后,平安夜当天早上。」 「你来干嘛?」抽着嘴角的白漓,忽地刷白了一张小脸,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…… 她十分困扰,杰森却非常随意地回说:「助妳一臂之力呗!」 一臂之力……不帮倒忙还差不多! 虽是这么想着,可白漓已是心力全无,下意识地回绝:「不……」 「唉!李!你做什么——」 「谁让你不给爷看看小白漓!」 一句「不需要」都还未完整,那黑掉的屏幕里,却已传来了两人幼稚的争斗声,惹得她不禁又是一个扶额,在心底吶喊:为什么她们阿尔瓦的老男人竟是一些顽童! 「李是?」眼见素来淡定的白漓满脸无言,黎炎昊一双黑眸里是多了些许玩味。 「哥哥的朋友。」白漓淡应着话后,便转头避开了那打探四的桃花眸。 她怎就忘记这总能注意到小地方的老男人?还好在剧组里杰森与李维都是用假名,再怎么样都不能让这人发现啊…… 「小白白!」 「恩?」 「啾咪!」 「滴——」 「……」 正挂心某人差点暴露身分的白漓,忽地听见自己的名,而下意识地回过了头要应声,可她的好哥哥杰森,竟忽然嘟起了小嘴、摆出了个奇妙的动作! 她顿时像是石化般僵在原地,不知该如何动作,莫要说她,连那向来从容的黎炎昊都被方才的奇景给噎着,一个高大壮硕的男人对着自己装可爱是多么地可怕! 「呃,这小白漓的哥哥还真……活泼!呵呵……活泼!」平日里最多话的叶无歌,一碰上杰森都只能无言收场。 任宇凡猛摇着头,有些惊魂未定地表示:「不像……你们两个一点都不像!」 「啾咪!哈哈哈……」三个女孩子是有样学样了地瞇起单眼,将胜利手势往眼角摆,玩得不亦乐乎。 白漓尴尬地都要将头埋入沙发里,她无奈地撇开了头,逃避众人审视自己的眼神,毕竟,这实在是太丢脸了阿…… 让她以后还怎么生活!

重庆快乐十分第六十九章、我走楼梯! 行驶中的黑色宝马里,白漓与黎炎昊等人,正处于前往市医院的路途中,气氛却有着不寻常的寂静…… 「无歌说,思思已经成功翻出事发前的监控画面了。」 方忙活完的任宇凡,打破了沉默,开口道:「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?」 黎炎昊瞄了眼身旁人儿一眼,见她没有太大的情绪后,才开口问:「告的成?」 「若真得打起官司,我可不觉得自己会输。」任宇凡耸了耸肩,似乎相当有信心。 「官司?」沉静了一整路的白漓,这毁总算有了反应,淡道:「不需要。」 这不但会扰乱她的计划,更达不到她要的效果,太浪费了。 「乖,只是以备不时之需。」 黎炎昊勾了勾唇,敛去了眼底的厉色,一双望着那抹倩影的桃花眸底,异常温柔。 他无意识地向她伸出了手,抚着那头漂亮的髮,这细柔滑顺的触感,实着令他爱不释手。 头髮是白漓最敏感的地方,被这么一撩竟不自觉地起了疙瘩,一股酥麻直袭大脑,从头皮窜入脚尖,全身舒畅、无法自拔…… 她愣愣地凝视着那俊美的脸庞,怎么也无法抗拒这异样的感觉。 气氛难得美好,可突来的讯息声,却很不给力地打破了他们这美好时刻! 「叮!」 白漓回过了神,尴尬地推开了男人的大手,假装镇定。 看着自己空出的手,黎炎昊那双带着似水柔情的眸,不禁有些失落。 「恩?」本在阖眼休息的任宇凡,示意道:「不是我们的。」 挑着一抹俊俏的浓眉,黎炎昊望着身边面色粉润的女子,淡道:「也不是我的。」 一对峨眉轻皱起,白漓淡定地以指纹解锁手机,并点开了加密讯息,下一秒,一串义大利文,立即映入了眸中。 安德烈:「老子啥时成妳舅舅了?!」 「……」 白漓直接忽略身旁男人的眼光,抽搐的嘴角显得特别无奈,虽然在杰森的安排下,她得以与安德烈联繫,但那二货似乎不太满意…… 她俐落地舞动着指尖,敲下「烦找本姑娘那敬爱的『哥哥』商讨」几个大字,耳边忽然传来一道足以让她走心的磁性嗓音! 「是哥哥?」黎炎昊有些好奇,也许是因为能让这人儿展露情绪的人并不多,所以他才会想像这样做个了解。 张了张口,白漓顿顿地说:「安……舅舅。」 可恶,老妖孽既然趁她专注的时候问问题,差点被拐着走! 这男人的声音,能不能别那么诱人啊?! 黎炎昊勾了勾唇,转而望向窗外,不在打扰她与「家人」之间的谈话…… 「叮!」 安德烈:「俺明明是风华绝代的27岁,黄金贵公子阿!」 撇了撇嘴,白漓显然不苟同安德烈的自卖自夸,甚至在心中暗想:你那德行就叫「贵公子」当真要碎了一地女孩们的芳心了! 白漓若无其事地敲打着说:「(耸肩表情)舅舅,待命吧。」 安德烈竟回覆道:「(纸巾拭泪) 爷的青春已不复存在…」 望着手机屏幕,白漓的粉唇边抽搐得更厉害,她彷彿能想像得到安德烈翘起小拇指、拿着纸巾拭泪的画面…… 呃,好噁心! 一路静默的萧然,忽然开了金口道:「到了。」随后,便将车子熄了火。 车身顿了一顿,白漓抬头探望,才发现原来他们已经到达市医院的停车场…… 「丫头!」 黎炎昊喊了一声,便抬起温暖的大手,抚着人儿那冰冷的脸庞与自己对望。 突来的动作,令还深陷于无奈之中的白漓,愣愣地睁着大眼,尚不知如何反应,他那低沉好听的嗓音已经传来,说:「我和然要先去找少淇,让任陪妳去找妳『舅舅』好吗?」 男人身上的清香,彷彿有一种魔力,一串入了鼻息就让她着魔,乖巧地点头道:「好……」 勾了勾性感的薄唇,黎炎昊很满意她的反应,打算继续无视前座的两人时,意识到自己反常的白漓,连忙开门先行下车,迴避心里那异样的感觉…… 车内的萧然,讨着眉头说:「昊,你貌似……吓到她了。」 「快步入33岁的老男人,这下可是急了!」任宇凡也在一旁附和着。 黎炎昊那令人垂涎的俊容上,勾勒着一抹满足的邪笑,撇了调侃自己的两人一眼,便开了车门转身下车。 一行人下车后,便朝着最近的电梯走前进,萧然边走边道:「安医师在6F,白姑娘还是需要先到柜台填个资料才能看诊。」 语落,他率先进入电梯里控制着开门钮,等待几人入内。 「好。」黎炎昊点了点头,便与任宇凡一前一后地走入,然而,眼前的人儿却呆愣愣地处在原地。 眼前的三个的男人各有姿色,白漓却一点欣赏的心情也没有,只顾着抓紧着肩背包不放,她本应粉嫩的小脸上也异常的苍白,圆润的额头也冒着一层薄汗…… 黎炎昊拧着眉,关心地问:「怎么了?不舒服吗?」 白漓抿着唇的才抖着身子退了两步,道:「我……走楼梯。」 随后,她毫不理会几人那些疑惑的目光,立刻转过了身,朝楼梯的方向迈出步伐! 黎炎昊并没开口,仅以眼神示意了任宇凡,让他赶紧跟上,只是那双凝视着人儿背影的黑眸若有所思着。

第七十章、风云人物 市医院13楼,并肩而行的黎炎昊与萧然,正缓步朝副院长室前进。 「昊。」本还正在联络事情的萧然,忽然转头问:「是否要调查白姑娘的哥哥?」 「先不用,运动会那时便能知道。」黎炎昊摇了摇头,便没再说话,一双沉黑的桃花眸里,深邃得令人探不出他丝毫心绪。 「踏踏踏……」 修长的双腿促使步伐如飞一般快速,没多久,两人已能见到那挂有「副院长室」几个大字的木门前。 「叩叩!」萧然习惯性地抢先走道黎炎昊面前,抬手敲了敲门,就静静地等待门内的男人回应。 然而,时间滴答滴答地过去,却仍未有任何人前来应门,惹得他们不禁狐疑地拧起了眉头,不知里头的那人又在搞什么鬼,竟然会安静得连个声音也没有。 黎炎昊递了个眼神给萧然,示意他开门。 点了点头,萧然又再次抬手,握上了那铁製的门把,冰冷的触感刺激着指尖,他眉头一挑,缓缓地拉开了门扉…… 「刷——」 「啊啊啊——鬼啊——」 「乓!碰!磅!」 未踏进门,门内便已传来一阵哀号,巨大的碰撞声更是此起彼落,本安静的是医院走廊,顿时变得异常热闹! 无言的两人还未反应过来,一块方形的金属物,忽地朝着他们飞了过去! 从容的黎炎昊大手一伸,轻易地将迎面而来的「凶器」拦截下来,但,随即印入眼帘的却是一张诡异惊悚的图像…… 「靠!原来是你们!」布满二次元动漫装饰的房间里,身着白袍的闵少淇,拍着心口、白着一张脸嘟嚷道:「呼呜……你俩进来都不会先敲门呀?吓尿我的毛爷爷了!」 「你那里有毛病?」白了眼朝自己丢抱枕的男人,萧然的脸庞上,多了些许无奈,这么多年了,他还是无法习惯他这收藏癖好。 「谁有病?你才有病!你全家都有病!」闵少淇仍处于惊魂未定的状态,不断拍着自己的小心脏,貌似已经被吓去了半条老命。 「午夜的红衣女?」黎炎昊微挑着剑眉,双眸里也多了些许戏谑。 「最近网路上疯传的灵异传闻!」扶着老腰的闵少淇,一屁股就栽进沙发里,不依不挠的抱怨着:「都是你们,差点吓得我心肌梗塞了!」 「等我们问完,你在『塞』也不迟……」黎炎昊完全无视了他哀怨的眼神,亮出了自己的右手说:「还有顺便包扎吧。」 「……问什么?」闵少淇自知自己斗不过门口的老狐狸,只好摸着鼻子、起身去拿医药箱,门口的两人这才迈着两双修长的腿,悠哉地走进了门。 「医院里是不是有个叫做安德烈的医生?你知道他的事情吗?」黎炎昊一入座,那风华绝代的俊容上,便已没了方才调侃他人的戏谑,变得严肃而认真。 「医院里的风云人物,我当然知道……」眉宇之间轻皱起一抹疑惑,闵少淇好奇地问:「话说,你们问起他做什么?」 「咳!他是白姑娘的舅舅。」抿了口茶,萧然适时地提醒着,并递给了他一个「你懂」的眼神,意思不言而喻。 「白漓?」闵少淇抽了抽嘴角,颇是无言,他实在好奇那女人究竟有什么魔力,能让眼前这甚少受伤的硬汉,三天两头就见一次红? 肯定地点了点头后,萧然又继续刷着微博、观看起那则灵异故事。 「我还是地一次听说安医师在白帝城有亲人的……」闵少淇不敢触动老男人的心头肉,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:「那这伤和白姑娘有什么关係?」 「没关係。」耸了耸肩,黎炎昊并不以为意地说:「自己捏碎茶杯,被割到罢了。」 「咳……你真行!」闵少淇谨慎地处理着陷入肉里的碎玻璃,抽搐的嘴角已透入出他此时的心情,当年,他怎没发现这男人有暴力倾向? 「安医师是院里风云人物?」黎炎昊无视了这份的调侃,直接将话题带回轨道上。 闵少淇抬起了头,已指腹推了推眼镜,表示道:「与其说风云,不如称之为『风流』更为贴切。」 「风流?」萧然放下了手机,有些好奇那话里的意思。 「恩!」闵少淇使劲的点着头,感叹地说:「在院里,时常会见到安医师在调戏女性,而且还是老少不分哦!」 「依闵院长的性子,怎么会留下他?」萧然狐疑地问。 「女人们都很乐在其中,根本没有人来指控!」闵少淇不屑地撇着嘴角,哼哧地说:「又不是金髮碧眼的男人就特别好!」 「重点。」黎炎昊眼见两人又快岔开话题,便出声适时地提醒着。 闵少淇背脊一寒,连忙说道:「安医师表面上虽然看起来屌儿郎噹的……但那一身医术却相当高明,连我家那老顽固都甘拜下风。」 「怎么说高明?」黎炎昊不禁开始好奇这位,能让闵家人都称之为「天才」的人物,说道:「连医师世家『闵家』都讚誉有加的医师,至今还未曾有过吧?」 「可不是吗?」闵少淇起身走向橱柜,纳闷地说:「你也知道我家那老顽固的标準,我花了十八年才逐渐让他承认,可那人却只花了一场手术、三个小时,就让他讚誉有加……」 「说来听听。」黎炎昊搭起了双腿,便悠哉地品着热茶,洗耳恭听。 「有一次,院里送来一名坠楼的工人,全身多处骨折、内脏也多处破损,必须动紧急手术,可因为院里人手不足,我爸只好将安医师也找来打下手……」 回到座位,闵少淇继续说着院里的事蹟,活灵活现地道:「那名工人在手术过程中,大量出血、昏迷指数只有三、心率也急速下降,伤势太过严重,本来是救不活的,整个医师团队都要放弃了,可,安医师却在那时一把抢过老头的手术刀,掌握了整个主导权,整整五个小时的执刀过程中,他面不改色、下手俐落、判断精準,那技巧简直神乎其技,成功地救回了工人的性命!」 「哦,看来我大舅子,在医学界是数一数二的人才呢。」黎炎昊性感薄唇边勾勒着的笑意,完全没有任何不自然,然而,就是这份自然惹来正在品茶的两人有些噎着! 「咳、咳!以下犯上事小,在手术室里能救回伤患的医生,就是值得敬佩的人物!」 闵少淇一阵乾咳后,连忙接回话题,说:「也因为那一场精湛的手术,安医师在院中变得相当有名,据我所知,他似乎各个领域都有涉略,外科、内科、妇科、中西医药学……无一不精、无一不通,是医界数一数二的全才,只是……」 听着那吊人胃口的下文,萧然疑惑的接问:「只是什么?」 「只是……」闵少淇抬起头来与两个男人对视着,难得正经了一回,认真地道:「只是,安医师最擅长的领域却是毒物科学。」 「毒?」黎炎昊眉头一挑,总觉得这人有些不单纯。 闵少淇点了点头,回忆着说:「安医师在『解毒』这方面特别擅长,我曾向他讨教过,但他却哭着说,自己那身医术是被一群没血没泪的恶魔,给整出来的!」 「呃,是他的前辈吗?」萧然问道。 「Maybe。」闵少淇耸了耸肩,有些不以为意,毕竟,老婆不是自己的,他压根儿不关心这些,对他来说,只要是救人的医生便是好医生了。 唇角勾勒着一抹玩味,黎炎昊站起了身,若有所指着说:「去见见我这位大舅子吧……」 萧然与闵少淇相视了眼,便跟上男人的脚步,而同一时间,来到6F挂号的两人则正在办理手续…… 「噢!这位美丽的小姐!」 静默的站在一旁的白漓,突然听见一道熟悉的轻挑嗓音,下一秒,一名金髮碧眼的男子,便拖起她嫩白的小爪、单膝跪在她身前。 身前的任宇凡惊吓不已,猛吞着口水、瞪着大眼,但是,眼前这对人有着严重洁癖的女子竟没有抽开身,粉嫩的唇边更勾着一丝浅笑。 「妳可否知道……」 男子夸张地举着手里的红玫瑰,就在医院里人来人往的走道上,对她上演着求爱戏码,轻浮地说道:「妳就好比空气一样,没有妳我就会死;妳好比我的水份一样,没有妳,我就会渴死……」 「我就像你的太阳,没有我,你的人生是黑暗的。」抽着粉唇,白漓戏谑地接道,随后更一字一句地问:「是这样吗?亲、爱、的……」

文章标签:本文暂时没有添加标签。

版权声明: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sdzwls.com/index.php/post/8460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推荐阅读

我是后台设置的统计JS代码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 中华康网—关注生活,关注健康! 秒速时时彩-秒速时时彩计划-秒速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pk10开奖记录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pk10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pk10历史记录 pk10开奖记录